【淘寶集運教學】婚慶策劃人

發佈時間:2021-10-06 13:12:39  |  來源:央廣網  |  作者:韓雪瑩  |  責任編輯:彭瑤
分享到:

央廣網本溪10月5日消息(總枱央廣記者 韓雪瑩)特別報道《黃金週換崗體驗》5日帶您到遼寧本溪參加一場婚禮。記者換崗婚慶策劃人,見證一對新人喜結連理。

國慶假期歷來是下半年的結婚旺季,不少網友節前就曬出了多份婚禮請柬。為何國慶假期婚禮“扎堆”?實際上,除了假期長、傳統婚俗觀念等方面的因素外,今年的國慶婚禮季還承接了一部分因疫情延期的婚禮。“十一黃金週”新人們迎來了怎樣的“難忘婚禮日”?為了這個特殊的日子,婚慶策劃人都要做哪些工作?總枱央廣記者換崗體驗婚慶策劃人的一天,帶您換個視角“參加”婚禮。

新人阿嬌和大同早在大半年前就把婚禮定在了10月3日。婚禮儀式安排在遼寧本溪的一家酒店,值得一提的是,他們把“接親”這個重要環節也安排在了酒店。

記者:今天這會兒得準備啥?

阿嬌媽媽:她的初中同學在佈置婚房。現在婚房都在酒店,不在家裏,新郎新娘一人一個屋,訂兩個客房。這就省了車隊接送的環節,節省很多……

準新娘阿嬌的媽媽告訴我,近幾年辦婚禮的新人們用車隊到家裏“接親”的越來越少,在酒店樓上的客房“接親”,樓下的宴會廳辦典禮,聽上去確實是個省時省力的好辦法。

阿嬌媽媽在酒店婚房的衣帽間整理婚禮當天要穿的“盛裝”(總枱央廣記者 韓雪瑩 攝)

記者:咱們酒店有多少可以做婚房用的套房?

酒店工作人員:10個左右。訂1個或2個的都有。

阿嬌和大同都是本溪當地人,但他們依然選擇了訂兩間婚房,當做是各自曾經的“家”。婚禮前一天的下午,我在這兩間婚房裏見到了過來指導新人佈置的“婚慶督導”趙戈。

記者:簡單幾句話介紹一下“督導”具體是什麼樣的工種?

趙戈:第一次跟新郎新娘見面,談婚禮流程以及要買的各種婚禮用品,整個婚禮流程策劃,包括時間、人員調度、物品擺放、協助酒店、協助主持人……把婚禮辦得更完美一些。

記者:咱們這會有一套自己的模板嗎?

趙戈:模板沒有,但是基本上都在心裏,每個新人不一樣,是定製的,不是千篇一律的感覺。

如果把辦婚禮的過程比作拍電影,那趙戈的角色就像是電影製片人。就拿佈置婚房這事來講,雖説他不負責物資的實際採購,但絕對會把購物清單和佈置要求給新人安排得明明白白。很顯然,我連這個工種的入門資格都達不到,在我身邊指揮大夥兒吹氣球、貼窗花的準新郎大同,看上去都比我更像“實習監製”。

大同:這裏有大棗、花生、桂圓、蓮子,有模具,直接把它們倒進“早生貴子”裏。

記者:都是你倆自己上網買的?

大同:對,沒有那麼複雜,我們準備了兩三個月,“戰線”拉得挺長的。

婚禮前一天,新郎大同(中)和好友們一起親手佈置婚房(總枱央廣記者 韓雪瑩 攝)

趙戈告訴我,婚禮前一天的準備最多算一道“開胃菜”,真正的“大餐”從3日凌晨3點就開始了。我們合計了一下時間:典禮8點19分開始,“接親”6點10分開始,倒着推算,刨掉化妝、換衣服、拍照的時間,3點起牀,3點半化妝師、攝影師到位,時間剛剛好。

  凌晨3:30的新娘婚房裏,阿嬌已經開始上妝(總枱央廣記者 韓雪瑩 攝)

攝像小哥孔師傅比預定的時間早到了半個小時。他告訴我,這對新人的婚禮流程“乾淨利落”,對於他這個7天假期裏要幹6天、8場婚禮的攝影師來講,這場婚禮甚至可以藉此晚起一會兒。

記者:這些環節這幾年也越來越簡單了?

孔師傅:越來越簡單了。因為現在結婚的主流都是“90後”,雙方定親的時候商討一下大方向就好了,定好之後剩下一些都是孩子的事,現在“90後”的孩子個性越來越強,老一輩的東西孩子是不接受的。

攝影小哥孔師傅(左一)用鏡頭記錄下新人美好的一天(總枱央廣記者 韓雪瑩 攝)

孔師傅指導我跟他一起記錄“接親”前的一些美好瞬間。我本來以為幹這行時間久了,拍新人也都是流水線作業,觀摩了一會,發現還真不是這麼簡單。孔師傅非常耐心地幫阿嬌“擺pose”,我就在一旁舉着拍攝燈,身子“擰成麻花”,幫忙打光。

前期工作準備得差不多了,“定心丸”趙戈登場。

阿嬌:能給我化妝時間留長一點嗎?

趙戈:你放心妹妹,時間很充足。

阿嬌:我相信你!

趙戈:你隨便化,重化一次都沒問題。

趙戈説,他做“婚慶督導”十多年,最自信的就是對時間的精準把控,這也是最難的環節。這個國慶假期,他也只能休息一天,其餘六天,一天“盯”一場,一套婚禮“大全套”流程下來,也算是每天“披星戴月”了。

“督導”趙戈(前排左一)在“接親”前和新郎再次核對典禮座次(總枱央廣記者 韓雪瑩 攝)

和新郎重新核對酒席座次、和新娘爸媽交代“改口”小規則……我跟着趙戈往返於兩間婚房。他把我安排在他身後,讓我擇時幫他遞個胸花、整理個小道具之類。6點10分,新郎“接親”的敲門聲在新娘的婚房門前如約而至。

趙戈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,一切都按計劃進行中。

“接親”的一個小高潮,就是在趙戈的把關下,阿嬌親自準備的“搞氣氛”小遊戲。很明顯,大同並不知道現場會面對哪些“挑戰”。阿嬌説:“遊戲有鹿角套圈、指壓板跳繩、猜詞吹氣球,還有一個遊戲是買麪包,然後啃出來love的4個字母,其實我覺得現在這個遊戲就是為了開心。”

參加“接親”環節的每一位賓客都被小夫妻的歡樂深深感染(總枱央廣記者 韓雪瑩 攝)

“接親”的現場“氛圍組”不負眾望,“笑”果直接拉滿,大家都被小夫妻的歡樂深深感染。敬茶、改口,親朋好友合影留念後,大夥兒乘坐電梯來到宴會廳,等候新娘新郎把中式秀禾換成西式禮服,再開始典禮環節。

趙戈還在為典禮的細節忙碌,手捧花確認、紙飛機確認、花童和花瓣確認、座籤確認……如果説趙戈是製片人,那這部電影的總導演,就是團隊另一位合夥人——擁有14年從業經驗的酒店婚慶部負責人李娜。相比趙戈要顧及更多婚俗方面的細節,李娜的職責是統籌婚禮的大方向,包括場地和菜品酒水的預定,典禮團隊中司儀、燈光、舞美的協調等等。

李娜要同時掌握酒店宴會樓內幾家婚禮的進度,這依然是一項難度係數很高的工作。

記者:這會兒要溝通什麼?

李娜:我得看一圈兒,主要是有沒有主持人沒到位的、音響沒到位的、燈光沒到位的,確認一下。

記者:現在辦婚禮還有什麼特別的講究嗎?

李娜:以前講究的比現在要多,現在年輕人都不像以前的人講那些繁文縟節,他們更重視一些情感上面的內容,比如在典禮流程上,以前就是道具的疊加,現在一般在環節上很多新人都有自己的想法。

記者:在您心目中,什麼樣的婚禮是最完美的婚禮?

李娜:最起碼新人站在舞台上説“我願意”的時候,相互之間都是彼此信任的、相愛的,我覺得每場婚禮都很完美。所以我特別喜歡我的新人,在舞台上感覺兩個家庭融合到一起了,很有感觸。其實真正去跟新人聊的時候,你會發現都是美好、陽光、向上的東西。

記者:剛剛您用了一個詞,“我的”新人們。

李娜:好多新人都跟我成為了朋友,感覺挺好的。

典禮前的幾分鐘,“萬事俱備”,阿嬌穿上潔白的婚紗在宴會廳門外等候。我和李娜一起走到阿嬌的身邊,都想好好看看這位美麗、幸福的新娘。

李娜:緊張嗎?

阿嬌:不緊張!這都是小場面。

沒有司儀開篇華麗的辭藻,取而代之的是新郎大同一首甜蜜温婉的情歌。宴會廳的大門緩緩打開,我和李娜藏在門後,看着新娘阿嬌的背影,聽着她接着愛人的歌聲唱了下去。

大同:嫁給我好嗎?

阿嬌:好哇!

一首甜蜜温婉的情歌后,阿嬌和大同在舞台上交換對戒,共同開啓了這場温馨浪漫的典禮(總枱央廣記者 韓雪瑩 攝)

中國網官方微信